元芙芙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全本小说网www.5books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第22章

八月半,中秋宴。

陈俞不喜大操大办,所以只是简单安排了宴席。

朝中几位重臣都在,赵筠元坐在陈俞身侧,简单的饮了几杯清酒便觉得身上闷热。

这种宴席她向来没什么胃口,便借着透气的由头与春容一道出了殿。

宴席安排在鸣鉴宫,鸣鉴宫恰好坐立在太湖边上,赵筠元便与春容在太湖边上走走,借着湖边吹来的凉风散去身上的热气。

二人正闲谈着,不想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,赵筠元正觉得古怪,转身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瞧去,可却只见前边黑漆漆的一片。

赵筠元想走过去细瞧,春容却有些担心道:“还不知是个什么东西,娘娘还是小心些为好。”

赵筠元面露迟疑,正当这时,那花丛后边却跑出一道仓皇的黑影来,春容吓得连忙护在赵筠元身前,只是那黑影走得近了些,借着光亮,赵筠元也瞧清楚了这人身上穿着的是宫人服饰。

那宫人还没跑到赵筠元跟前就被地上的碎石子绊了一跤,赵筠元正欲问清缘由,又见后边还有一人骂骂咧咧的追了上来。

那人猝不及防瞧见赵筠元,连忙住了嘴,又慌忙跪在地上行礼。

赵筠元见他们二人行为古怪,也不急着同他们计较冲撞的罪过,而是先问清楚了缘由。

她方才一开口询问,前边摔倒的那个宫人就跪在地上连着磕了好几个头,哽咽着说明实情,“奴婢是昌庆殿的宫女清墨,还请娘娘救救我家殿下,我家殿下从昨夜就开始发热,到现在也不见好,奴婢想着若是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出事,所以想去给殿下寻太医过来瞧瞧,哪里想到门口守卫却怎么得都不肯答应,奴婢实在无法,只能趁着今夜中秋宴,昌庆殿守卫宽松之际偷偷跑了出来……”

赵筠元脸色一凝,冷眼看向那追来的守卫道:“你去太医院将值守的太医请过来。”

那守卫神色迟疑道:“可是广陵王殿下毕竟是戴罪之身……”

守卫不愿意去帮忙请太医来并非是因为与陈意有什么恩怨,只是害怕连累了自个而已,毕竟如今陈俞登位,可却始终不曾松口放过陈意,他们这些奴才也实在不敢揣摩主子的心里到底如何打算。

赵筠元记挂着陈意,无心与守卫争辩,只眉头紧皱道:“只说是本宫吩咐的。”

如此,那守卫方才安心去了。

清墨悄悄松了口气,领着赵筠元往昌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类型推荐阅读 More+
午后之死

午后之死

听穿林
变态二世祖x可爱疯美人?? ? ?蒋应时x梁野合小片段:???梁野合自认自己挺疯的,但肯定没有面前这个疯。他这样看着她,手还在她肩侧。她想起那天这牙印是怎么来的,疼得很,不想再经历一次。???蒋应时看出她的瑟缩,扣了一下她的痂,你知道痛的????妈的,她咬咬后槽牙,谁不知道痛啊?有病。她拍开他手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不幸,所以别人就要让着你?不幸是你做任何事的底气????蒋应时看她这副嘴脸,又来了
其他 连载 14万字